电话

一块盾牌的维权之旅

作者:许泽伟 来源: 时间:2019-09-12 点击次数:1653


 

时间回顾到2016年5月17日,第八届中国国际警用装备博览会正在北京如火如荼的举行,各种警用装备大放光彩,警用装甲车、警用枪械、警用防弹衣可谓让人大开眼界。然而,对于专利权人来说,展会中一块小小的盾牌却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块盾牌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仅仅在一端设置有一个弧形的缺口,这不正是其实用新型专利要求保护的盾牌么,侵权厂商居然毫无忌惮的放到了国际展览会上展览。专利权人不能忍,于是向展会值班的北京市知识产权局申请调处。涉嫌侵权的厂商自然是不服,不就是一块带缺口的盾牌,而且还是个实用新型专利,我分分钟给你无效掉。既然要走无效宣告程序,那行政调处只能暂时中止了。这一中止,五天的中国国际警用装备博览会就很快结束了,各方相安无事。

表面的风平浪静下面隐藏着暗潮汹涌,涉嫌侵权的厂商说道做到,2016年5月和8月两次向盾牌专利发起无效宣告请求。

成都虹桥专利事务所作为专利权人的长期合作伙伴,指派了专利代理师许泽伟和罗贵飞作为专利权人的委托代理人参加了无效宣告程序。

在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口头审理中,双方唇枪舌剑,针对盾牌上的缺口各抒己见。不过,有缺口的盾牌很多,但是能和持枪结合的带缺口的盾牌可是独此一款。专利复审委员会在此事实和理由上维持了实用新型专利权的有效。

专利权的有效仅仅是第一步,收集证明专利侵权事实的证据成为了向法院起诉的基础。还好当今销售渠道发达,网购、经销商、专卖店等都可以购买,当然,购买的过程申请证据保全公证也是很有必要的。起诉的基础齐备了,但是赔偿多少数额又成了难点,专利权人感受到了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当时却无法举出因侵权受到损失的证据;而侵权厂商通常不会公布自己的财报,同时侵权厂商生产的产品品种众多,难以判断侵权产品在众多产品中所占的销售额。这就造成了专利权人因侵权造成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获利成了一笔“糊涂账”。虽然精确的赔偿数额无法算出,但是还可以通过其它的证据影响法定赔偿额的大小,例如专利权人专利产品的销售影响、研发费用,侵权厂商侵权产品的销售地域范围、经销商数量、参加展会的等级,以及涉案专利生效判决的赔偿额和无效宣告的次数等。这些证据虽然不能直接反应出赔偿额,但是可以从侧面反应涉案专利的价值。

准备好起诉材料和证据后,受专利权人的委托,我前往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立案。在知识产权审判庭庭审中,双方针对专利权属、是否侵权、是否制造销售和侵权赔偿数额激烈交锋。

法院经过审理做出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42万元。专利权人一审中完胜。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6月25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涉及的产品和专利较为简单,但仍然花费三年才成功维权,这种长时间的维权似乎在专利诉讼中已成常态。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无效宣告几乎是伴随着专利诉讼,像一对孪生子。无论无效宣告在专利诉讼前发生还是在专利诉讼中发生,都会拖延专利诉讼的期限。

若想获得较好的诉讼结果,前期的证据收集也非常重要,也需要专利权人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

虽然专利维权的程序复杂,证据收集困难,但它却是行之有效保护创新的手段,耐心的准备专利维权的每个阶段,在国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今天,完全可以有效的维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漫谈实用新型

下一篇: 浅谈专利费用减缴办法